傲娇的小太阳

白鹭x润玉(一)

“尊上,白鹭殿下求见。”邝露望着大殿中央端坐着的润玉毕恭毕敬的禀报。

“本座公务繁忙,无暇与故人之子叙旧,替本尊请殿下离开吧。”润玉神色依旧,冷漠的吩咐,只有听到白鹭名字的时写歪的一撇,泄露了一点“天机”。

“可是尊上,这已经是白鹭殿下第九次求见。”邝露左右为难。

“无需多言,退下吧。”

“是。”

殿外。

“润玉他依旧不见?”

白鹭见邝露出来,立刻迎了上去。

邝露对他摇了摇头道:“前段时间水族动乱,尊上忙着处理公务,一时不能接待殿下,还请殿下先回吧。”

“又有事吗?”白鹭一脸的失望,他自然知道润玉在躲着他,可他早已不是几千年前在河边钓媳妇的小孩了,既然他总拿事来堵他,那他就去把事情解决了。

三两下就做好决定,他对邝露还了个礼道:“多谢邝露仙子,劳烦仙子告诉润玉,我明天还会来找他。”


看完了香蜜的小说,忍不住为润玉拉郎配

两人相爱,润玉没想到自己爱上了锦觅之子,痛苦,纠结,无奈。白鹭一片赤诚之心,润玉腹黑,设计他,算计他,试探他,白鹭都始终应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润玉没有安全感,只要能让他安心,他愿意被试探,算计,甘之如饴。

#熹妃Q传#BL缘来是你啊!

  1.收徒
  “橙子,选美给我投个票。”
    严乃丞一上游戏就见基友太阳的求票申请,这才反应过来,今天已经星期四了,已经拿了选美第一时装的他毫不吝啬的给他们派系的小伙伴每人送了一票,然后继续万年不变的在本地频道喊:“收徒弟,收未出师徒弟!”
    小敏敏子:“橙子,你都喊了几天了,要不要去跨服喊喊?”
    你看这颗橙子:“上次收了个跨服的徒弟,从收完那天起,一个礼拜没上线。”
    君瑶吟丶太阳:“悲剧,为什么不收出师的徒弟,你看不起出师徒徒是吧?”
    你看这颗橙子:“咱这服但凡出师的徒徒,哪个不是被瑶瑶收去了,傲大神亲口赐名瑶家邦。”
    君瑶吟丶抬头:“求不提,辣耳朵。”
    完颜幻紫:“。”
    严乃丞看到这个ID,决定去勾搭对方,他已经观察这个人很久了,每天都是这个时间上线做任务,随从也还不错,就是有些套装和宝石搭配错了,每次侃大山任务都是发个句号,最重要的是没有师父也没有出师,简直是完美徒弟的不二人选。
    点开对方的私聊,他直接单刀直入:“朋友,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个习武的好材料,不如加入我的师门,成为大神指日可待。”
    完颜幻紫:“对不起,没兴趣。”
    你看这颗橙子:“朋友,这你就不懂了吧,拜师之后,去听课、完成师门任务,可以给主角加很多经验,而且师徒值还能换取精美的头像框和聊天气泡等,简直是百利而无一害。”
    完颜幻紫:“加主角经验?”
    你看这颗橙子:“对。”
    完颜幻紫:“没别的了?”
    你看这颗橙子:“达到一定师徒亲密值就能送紫装、天人、红碎等等。”
    完颜幻紫:“成交。”
  严乃丞深怕这人反悔,立刻申请收徒。总算连蒙带骗的拐来了个徒弟。看到师门成员里终于多了个人,他高兴地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一圈。
   “乃丞,你去不去吃饭?”室友在床下问他。
   “去,等会,我游戏刷个花,2分钟!”他立刻探出身子,用手扯住室友的衣服不让他走。
   “真不知道熹妃Q传有什么魔力,让你一个大老爷们那么着迷。”室友翻了个白眼。
   “妹纸多啊!”严乃丞想都没想就回答到,“我刚刚在游戏里收了个高冷的妹纸当徒弟。”
   “你小心,别跟你一样是个抠脚大汉。”
   “去去去!”
2.CP 
    自从有了这个小徒弟,严乃丞上熹妃就更频繁了,他发现他的小徒弟既是一块未被打磨的原石,更是寒夜里的暖宝宝,总是在恰到好处的给予他温暖。
    在他的精心调教下,小徒弟的战力大大的提高了,隐隐有超过的他的势头。这让他很是感慨,每每看到都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快乐的时光不会永久停驻,这一天他迎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虽然他隐隐约约有这种预感。
   他一上线,私聊那闪着红点,他以为是谁让他投票选美没怎么在意,等清完了任务点开一看,居然是五六天没上的CP发来的道别,大概意思是要去参加高考了,没时间玩游戏了。
    一觉醒来被“单身”了?
    虽然早有准备,但一个朋友突然告别,这让他整天的情绪都处于低迷状态,连阵营战里终结了大神也没让她开心来。
    看出了自己师父情绪不对,完颜幻紫私聊了乃丞。
    完颜幻紫:师父,你要对我负责!
    你看这颗橙子:啊?为什么?
    完颜幻紫:刚刚阵营战我本来都9连胜了,结果被你终结了!
    严乃丞一愣,刚刚光顾着郁闷,没注意到这个,立刻嘚瑟起来。
    你看这颗橙子: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啦~啦啦~啦啦
    完颜幻紫:师父你再笑尾巴就要翘到天上去了。
    你看这颗橙子:哈哈哈。
    完颜幻紫:笑了就好,我看你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你看这颗橙子:是啊,徒弟,我被人“抛妻弃子”了。
    完颜幻紫:现实的事?
    你看这颗橙子:我开玩笑的啦,徒弟你也太严肃了,游戏里的CP不玩了,从今天其要做一个幸福的单身狗,面朝熹妃,冬暖夏凉!
    完颜幻紫:这么舍不得他啊?是喜欢的人吗?
    你看这颗橙子:不是,就是说好一起把戒指给收集满,结果曼陀之旅的戒指还没收集齐。
    完颜紫幻看着橙子发来的消息,心里微微有些心疼,回道:“我陪你收集。”
    严乃丞一看,心里微暖,说:“嗯,谢谢你!”
    完颜紫幻:“我的意思是,师父你可以跟我组CP!”
    严乃丞感觉这些字不是出现在屏幕,而是出现在他的心里,一点点熨平他内心的伤感,留有一点叫甜蜜的回甘。
    你看这颗橙子:“你该不会因为戒指能加战力,才想跟我组的吧?”
完颜幻紫对着手机嘴角微翘故意说:“是啊,就是为了战力。”
    你看这颗橙子:“好吧,我就知道。”
    完颜紫幻:“骗你的,笨蛋。”
    你看这颗橙子:“你居然敢骂师父,你这个欺师. 灭祖的家伙!”
    严乃丞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砍了树和完颜紫幻组了CP。
 
 
3.鹊桥相会
   小敏敏子:“各位,七夕活动出来了。”
   十二点一过,敏子就在微信群里呼唤各位。
   严乃丞一看消息就上了熹妃,七夕活动叫鹊桥相会,两人分别站在鹊桥的两端,每完成一个任务,就会获得相应的积分,两人便会朝彼此更进一步。
   这个活动要求两个玩家共同完成,你可以和你的好朋友或者CP组成情缘,还能和NPC一起,只是和NPC 一起完成,需要比别人多花一倍的积分。
   等他看完活动说明,敏子已经跟太阳组成了临时情缘,任务做的热火朝天的。
   你看这颗橙子:“你们速度真快。”
   小敏敏子:“前五百名完成任务的送稀有戒指连理枝!”
   你看这颗橙子:“加战力吗?”
   君瑶吟丶太阳:“不知道,先做了任务再说。”
   你看这颗橙子:“好吧!”
   严乃丞心想,这个任务肯定要跟小徒弟一起做了,只是没有加他的微信,不知道明天来不来的及。
正想着,本地界面就显示完颜幻紫上线了,他立刻向小徒弟发送结缘申请,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了小徒弟的同意。
   游历、选天人、画心等等日常任务做完,两人停在了600积分的位置咫尺相望,剩下的任务都需要道具,可是找遍了礼包和活动,就是没发现所需要的变身卡、情缘结!
   完颜幻紫:“师父,变身卡在哪?”
   你看这颗橙子:“应该在礼包里,但是现在还没出来。”
   完颜紫幻:“情缘结也是?”
   你看这颗橙子:“应该……是吧。”
   完颜紫幻:“那我去睡了,晚安。”
   你看这颗橙子:“……”
   然后这人居然就真的下线了!他这个新CP啊,除了上次哄得他一起组了CP,再也没说过什么撩人的话,两人又像是回到了师徒关系的那一天。不,甚至更僵,每天就是打个招呼,做完任务就下。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他。
    活动开启后的第二天中午,七夕大礼包在大家殷勤的期盼中出现的,在知道了礼包的价格后,严乃丞打算私聊完颜,让他跟自己一起买礼包成为500对情缘中的一对。
   但对方直接回了一个不字!
   正巧,本地上有人在喊:“一起买礼包冲前五百名的求组!”
   他想小徒弟越来越冷淡了,不愿意就算了,大不了和别人组去!在微信群里跟基友们商量,太阳告诉他,解除结缘后,要再过两个小时才能重新结缘。
  他不知道,在他焦急寻找解决之法时,完颜已经买好了所需要的全部礼包,他想啊,既然确定了心意,那就得有所表示。
   完颜紫幻,骨节分明的手在手机上点击了几下,看着手机上出现的画面,露出满意的笑容,好友在一旁见他笑得灿烂,凑过来看,他立刻把手机一收,站起来。
   好友一愣,连忙跟上:“喂,新闻系的妹纸还没来,你怎么走了?”
   “没兴趣。”
   “不是你说想多认识几个女孩子吗?”
   “不想了。”
   “靠!!”
   严乃丞返回游戏界面,就被游戏特效吸引了,两个穿着一样时装的女孩一步步靠近彼此,终于面对面时,有花瓣飘来,鹊桥升空,桥上牛郎和织女的剪影相拥,在严乃丞眼里,那里站着的不是牛郎织女,也不是游戏中的人物,而是他牵着一个人的手在树下,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那人的脸上披着怎么也挥不去的迷雾,一个念头在随着花瓣的旋转一直蔓延到心里去。
   他想见他。
   拿着手机,对着私聊的对话框,输入的话改了又删,反反复复,怎么也提不出一个见面的要求,就在   他踌躇不前时,那边先来了信息。
   完颜幻紫:“橙子。”
   这突然出现的对话,让严乃丞差点没把手机扔出去。
   你看这颗橙子:“在~”
   完颜幻紫:“你也在S市吧。”
   你看这颗橙子:“对。”
   完颜幻紫:“我们见一面吧。”
   你看这颗橙子:“啊?”
   完颜幻紫:“你是T大的吗?”
   你看这颗橙子:“是!”
   完颜幻紫:“那我们星期五下午下课在后街咖啡见。”
   你看这颗橙子:“额……”
   完颜幻紫:“回答呢?”
   你看这颗橙子:“不是,我还没反应过来,见面这事,难道不应该我一个男生来提吗?”
   完颜幻紫:“我们都是男生,谁说都一样。”
   你看这颗橙子:“也是,等等,你怎么知道我是男生?不对,什么!你是男生?!”
   完颜幻紫:“对,上次你跟太阳他们聊天我听到了,所以回答呢?”
   严乃丞这下真的没拿住手机,手机摔在地上,就像一记重拳砸在了胸口上。
   室友见他没反应,立刻帮他捡起来,检查了一下说:“不错嘛,质量过硬,堪比诺基亚。”
室友把手机递给严乃丞,却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应。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神,有些呆滞的把接过手机。
   “你没事吧你,摔个手机把脑子摔傻了?”
   “没有,没事。”没敢在看手机,把它随手往裤兜里一放,严乃丞若无其事的去阳台收衣服。

4.现实
 
   在从教学楼到食堂的路上。室友A拉住了另一个室友B。
   见乃丞一个人有些恍惚的走在前面,A对B说:“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乃丞没有玩那个叫熹妃Q传的游戏了?”
   室友B沉默了一会儿,把一直被A拽着的袖子拽回来说:“不仅不玩了,而且每天都无精打采的。”
A说:“不会是失恋了吧,大半夜还会突然唉声叹气,上次我起床上厕所,差点没被吓得憋回去。”
   B默默离A远了些说:“下次这种事不用跟我说。”
   A:“不是,咱说正经的,乃丞这怎么回事?”
   B:“确实挺像失恋的,也没听说他跟哪个女的走的比较近啊,可能是熹妃Q传里的妹纸伤害了他!”
   A:“要不我们去那个游戏上看看?哪个服务器来的?”
   B:“我记得好像是423英什么洒来的,你去游戏里可别乱说话,知道吧?”
   A:“嗯嗯!”
   严乃丞一个人在前面走,也没发现自己的两个室友一.直没有跟上,自从完颜紫幻告诉他性别之后,他整个脑子就像一团浆糊一样,至今都懵懵懂懂。
   这时有人在后面喊他:“严同学,严同学?”
   他恍惚的回头:“啊?”
   那人修长的手将一张饭卡递到他面前说:“严同学,你的饭卡掉了。”
  “哦,谢谢。”严乃丞接过饭卡,也没看清是谁,到了个谢就转身继续往前走。
   “喂!严同学小心!”那声音不依不饶的跟着。严乃丞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的不耐烦,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然后被一股不容置喙的力量带着倒转了个圈,靠在那人怀里。
    他连忙从那人怀里挣脱出来。理智瞬间回笼,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居然是那个从大一开始一直对盘的官岩。
   大一新生军训,他是教官眼中随时需要盯着的偷懒积极分子,而官岩是教官口中的模范生。
   大一班干部选举,官岩则是大家心目中的完美班长,而他是大家心目中吃喝玩乐的纨绔代表。
   在女生心目中,他们一个冷落冰霜如高岭之花,一个五官艳丽像朵美人蕉。
   这些顶多让严乃丞觉得这是个别人家的孩子,没想到大二开学这家伙才是真变态了,大二班上没有那么多事,所以这人居然去了宿管委,天天来查他的寝。
   被子没叠整齐,扣分。
   凳子没摆放整齐,扣分。
   发现大功率电器,没收,扣分。
   别人明明也是这样,他却偏偏盯着他。搞得寝室其他人也是怨声载道,每天到了查寝的时候都收拾好,深怕被盯上,还好这位仁兄始终如一。
   他刚刚居然被官岩拉住,还靠在他怀里,自从知道完颜幻紫是个男人后,他觉得整个世界似乎都玄幻了。
   持续掉线的A和B这时终于再次上线,走到严乃丞身边,一左一右,飞速把他架离官岩,深怕这两人打起来。
   官岩摸摸鼻子,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笑。
   晚上,寝室里,A和B拿着一桶衣服,去走廊洗衣机处,两人把衣服放进洗衣机,就摸出手机打开刚下好的熹妃Q传。
   A:“你说乃丞真的是因为游戏?”
   B:“是不是上游戏看看就知道了。”
   A:“他游戏里叫什么名来的?”
   官岩:“你看这颗橙子。”
   A:“谢了,你感冒了?声音这么不对劲?”
   B:“不是我在说话。”
   A看着漆黑的洗衣房,因为靠近阳台,外面的风把阳台的门吹的嘎吱嘎吱响,有些颤颤巍巍的说:“早知道我就不提前回学校了!”
   官岩从阳台走进走廊,现在洗衣房门外说:“我刚刚一直在。”
   “你怎么知道乃丞的游戏名?”B一下get到重点。
   “乃丞最近怎么了?”官岩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了一句。
   “你叫那么亲热干嘛!”A不满地说,被B拉住,B走到官岩面前,双手抱胸,盯着他上下打量了2分钟。
    而官岩面色如常,B说:“你想过以后?”
   “纠结过,远离过,但是放不下。”
   “路不好走。”
   “我甘之如饴。”
   “自从七夕那天他玩完游戏就不对劲,你应该比我们清楚为什么。”
   “谢了。”
   “我不是帮你,他自己都没发觉,你若是辜负,我们寝室不会放过你。”
   “我不会给你们这样的机会的。”
   “你们在说什么!!!”A表示一头雾水,听不懂。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懂!”B说完,在A头上一通乱摸。
   “靠!不许摸我头,会长不高的!”
    

   严乃丞收到B的信息说官岩病了。让他代表寝室去慰问他,说他带着病躯,还坚持在学生会工作的第一线,此刻正在广场上布置场地。
   他看天色都黑了,想着这人一工作起来就忘记时间,所以去食堂给他打了饭菜放在保温饭盒里。也算是病号饭了。
   在去广场的路上,他又想起完颜了,已经七八天没上游戏了,过不了多久,完颜就会当他这个人不存在吧,毕竟面基的要求也没答应。
   完颜一定不知道他是谁吧。
   当时那么快的落荒而逃,不是被性别吓到,而是一种猜测成真的无措感,所以当他提出见面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逃避。
   一直都觉得完颜给他熟悉感,他没敢往那方面想,毕竟这游戏女多男少,难以想象一个高冷面瘫拿着手机,在游戏里“师父,师父”的喊他。
   直到B在寝室里说,官岩也在玩熹妃,在一个4什么的服务器里。猜测再次被确定。
   慌乱之后是窃喜,他未对人言明自己的心意。故意唱反调,故意给他捣乱,明明是寝室最整洁的人,却在室友们慌乱收拾时,把被子弄乱,椅子弄歪,坐在桌子上,对官岩挑衅的笑。
   这人似乎不排斥男生,可如果是他呢,一个每天都在惹怒他的边缘无限作死的人,只怕见到就会立刻翻脸有人吧。
   毕竟全班都知道,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
   距离广场越来越近了,他隐约能看到那高挑熟悉的身影。
   不知为什么,周围的路灯没有开,只有很远地方的光透过来,勉强能够视物。
   随着两人距离越来越近,周围开始有了一点点的亮光。严乃丞看去,竟是三三两两的人正在点着孔明灯。
   这七夕已经过了吧,还这么浪漫?
   思考间,已经离对方近了。
   官岩站在树下,看着那人越走越近,也慢慢向他走去。
   当两人如同游戏里一样面对面而立时,那些拿着孔明灯的人,纷纷放飞手中的孔明灯,在暖黄的灯光映照着两人的面容。
   严乃丞惊奇的发现官岩脸上带着笑。
   没拿着饭盒的手被抓住,他下意识要挣脱。
  “别逃。”官岩一把把他扯过,在他耳边低语:“师父,我在咖啡店等了你一晚上。”
   严乃丞身体一僵,缓缓抬头,“你知道?”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严乃丞,眼眶一热,鼻尖有些发酸。
  “看你在玩熹妃,我也去玩了,我想着你应该很讨厌我,换个身份你应该会对我好点,你确实对我很好,但我却越来越不满足,想要更多,这样的我很矛盾,明明想着只要靠近一点就够了,所以我克制自己对你尽量冷淡,但越压制,就越喜欢,我豁出去想要约你见面,挑明一切,你却逃了。”
   严乃丞吸吸鼻子,有些哽咽的说:“你为什么不早说,你知道我这几天过得有多矛盾吗,我每次看到你,都想冲到你面前告诉你我是谁,想看吓一跳的样子,又怕我这样做了,你就真的彻底讨厌我了,我不上游戏,你还是我cp呢,这样哪怕你在游戏里换了cp,喜欢别人,我也能骗骗自己。”
   官岩唯一能做,就是将眼前的人,紧紧拥入怀中,一刻也不想放。
   越来越多孔明灯飞上天空,官岩捧着严乃丞的脸,俯下身,轻轻吻去他眼角的泪珠,一路下移到温软的唇瓣,严乃丞能感觉到他动作的温柔和珍重。
   漫天微光,一点一点构建出暖黄色的世界,让人心里一片温馨柔软。

5.重回游戏

   再次上游戏,严乃丞就被基友太阳骂了个遍:游戏不上,微信不回,差点以为出了什么事!
   你看这颗橙子:“没事,我就是去捡了个男朋友。”
   傲剑墨湘:“橙子你CP改名字了?”
   苏瑶瑶:“再看这个橘子?情侣名?”
   小敏敏子:“奔现了?”
   睿欣:“欢迎加入奔现一族。”
   君瑶吟丶太阳:“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看这个?”
   严乃丞看了本地聊天与官岩相视一笑。
   你看这颗橙子:“我拍了这周的婚宴,大家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哦!”
  
  再看这颗橘子:“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感谢熹妃让我们在一起,发个大红包,大家开心。”
   晨曦千诺:“谢谢大佬,祝你们永结同心。”
   小敏敏子:“谢谢大佬,祝你们百年好合。”
   傲剑墨湘:“谢谢大佬,祝你们福如东海。”
   苏瑶瑶:“谢谢大佬,祝你们寿比南山。”
   忆柏丶千荟:“谢谢大佬,鄙视师傅师爹见缝插针秀恩爱。”
   睿欣:“谢谢大佬,改天我们聚一下吧,都在S市吧?”
   君瑶吟丶太阳:“安排!立刻安排!橙子,真爱无敌。”
   你看这颗橙子:“谢谢各位。”
   官岩搂着他,头埋在他颈窝,说:“还好有熹妃,不然,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拐你回家。”
   他把手机放到一边,回抱住官岩,“不会的,我早就被一个叫官岩的人迷住,逃不掉,也不逃了。”

   A:“他们是觉得我们是空气?”
   他看着两个亲到一块去的人,转头对B说。
   B坐在凳子上,抬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A:“哦!”

(完)